雪与玫瑰

你好呀

电视里传来主持人喋喋不休的联盟采访 空调在角落里嗡嗡地使劲儿运转着 杂志东一本西一本散落在各处 和几年前的游戏机一起蒙了一层薄薄的灰 张佳乐啃完手中最后一口苹果 伸手将果核隔空抛进房间对面半满的垃圾桶 咚一声闷响 张佳乐突然想哭

张佳乐向后一步跌坐在了冰凉的地板上 双手捂住了脸 后背硌上了孙哲平的膝盖 孙哲平转过身来 手臂绕过张佳乐的肩 将那伤手盖在他手指上

孙哲平没有说话 张佳乐默默接受着他掌心的温度 有眼泪滑落下来 张佳乐低头用手去抹 孙哲平放下手 转过去和张佳乐背靠着背 这是他们之间不成文的默契 自觉不看对方流泪的样子

电视仍然在放 空调仍然在转 张佳乐靠着孙哲平 孙哲平靠着张佳乐 他们的背后仍然有熟悉的对方

背后的孙哲平开口道 撸串去吧 张佳乐红着眼笑 好 听你的

他们起身 孙哲平关电视 张佳乐关空调 他们一起出门 然后他们一起消失在楼道里

小摊上 张佳乐擦着汗 仰着头 大孙 我现在有了会流泪的眼睛 还缺一颗透明的心灵

孙哲平抬头接道 我有相信你的勇气 我来拥抱你

他们望着对方的眼睛里的自己 一起笑了场

很狂的孙哲平和很炫的张佳乐 在很安静的夜里 说着很没谱的话 哼着很不着调的歌


他们望着很黑的夜空 寻找着很亮的星 守着很快到来的天明

无题



叶修一直觉得苏沐秋家特别棒。

不大的电脑桌上挤了两台电脑,左边是叶修的,右边是苏沐秋的。低头可以看到耳机,鼠标,茶杯和笔记本杂乱地堆在桌上,抬头是朝南的玻璃窗,楼外一颗高大挺拔的不知什么树直伸到窗口。两人坐在桌前,新芽冒尖,蝉隐绿叶,飞叶肆意,白雪枯枝,四季景色尽收眼底。

家小,但美。叶修很喜欢。

电脑桌前的窗帘据说是坏了很久了,苏沐秋一直没顾得上修,有收入盈余都花在游戏硬件和苏沐橙身上了。加之有一天提起窗帘,叶修应了声说,不拉窗帘挺好,有阳光家里亮堂。苏沐秋说,你喜欢?叶修盯着屏幕懒懒地点了点头,苏沐秋便再也没管这窗帘的事。

很少有人知道叶修这样一个职业级宅男其实喜欢阳光,苏沐秋是极少数之一。叶修曾聊过自己童年时常被关房里练钢琴,于是总喜欢能有阳光进来陪他,苏沐秋也许就是从那时起记住的。

苏沐秋家的电脑桌摆放角度好,阳光正好可以透过玻璃,照的两人暖融融的,又不刺眼。游戏打累的时候,叶修会慵懒地陷在椅子里,眯着眼睛看窗外的树和它满身的光。艳阳天里,还能看到阳光像碎金一般洒满窗框,似要流进屋里。这时苏沐秋也会放下鼠标键盘,伸个大大的懒腰,顺道举起手臂朝着太阳张开五指,像那些躺在草坪上的日漫主角。叶修打趣过他中二,他就朝叶修笑,但手照伸不误。

这个动作一做就是四年。

第五年,身边的那个人不在了。



又是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叶修再一次坐回了自己左边的座位。他看到桌上的相框里,苏沐秋正对着他笑。

叶修盯着那张充满笑意的脸看了看,从书桌的左边站起身来。

就在他移身到右边的一瞬间,一束强烈的光扑到了他的脸上,刺得他睁不开眼。他毫无防备地举起了右手,光被分成数股从指缝间漏了出来,空气中的小颗粒在光束间上下翻滚。一次深呼吸之后,叶修意识到自己正做着那个以前总被自己打趣的中二动作。

那一刻叶修才发现,原来电脑桌的摆放角度并不是刚刚好,原来窗帘也不是不需要修,原来所谓的特别棒,是因为那个人在。

One Summer's Day



如果可以的话请配合bgm One Summer's Day 食用






1

叶修拿了三十七连胜,兴欣战胜了轮回的那一战让所有人都热血沸腾。回到H市的第一晚大家特地为此开了个庆功宴。兴欣这个特殊的战队从上到下也没多少人,陈果却包下了上林苑旁边餐厅的整个二楼,气氛火热。按照老板娘的话说,人少怎么了,人少气势不能输呀,凭借这么点人还能把冠军从那些大组织眼皮子底下抢过来,那才是我们兴欣牛逼的地方。包兴荣拍手叫好,对着叶修大呼老大万岁,老大带领我们走向光明走向胜利,换来叶修对着老板娘的一个无奈却又欣慰的笑容。对于陈果的话魏琛也在旁边连连附和着,一边往喉咙里灌酒,一边借着话题吹起自己以前单枪匹马一挑几的豪迈英雄往事。大家笑着闹着,全然把职业选手应该控制酒精摄入量的这茬事儿抛在了脑后。罗辑思索再三小心翼翼地开口提醒,不料魏琛笑眯眯地伸出手一巴掌拍在罗同学肩上,晕晕乎乎但口齿还算清晰地说道,你们年轻人啊,有些时候有乐就要及时享知道吗,人这一辈子可短着呢。

 

说完这句话魏琛停顿了一会,像是想到了什么,抽了抽嘴角,拿起酒杯就转向了别处。

 

空气似乎凝固了两秒钟。罗辑僵着身子瞅了瞅肩膀上魏琛忘记拿下去的手,转而看向身旁一直没说话的乔一帆。乔一帆此时却并没有察觉到罗辑求助的目光,因为他正定定地看着什么。罗辑好奇地顺着乔一帆的目光望去,看到了那席本该坐着今晚主角的,空空如也的座位。罗辑愣住了。

 

噫,叶修呢?刚才还在这里吧?

 

有人帮罗辑说出了心里的疑问。是坐在圆桌对面的唐柔,看来她也注意到了。

 

苏沐橙轻轻拍了拍正手舞足蹈的陈果,抬头答道,叶修他去洗手间了吧。不然就是又溜出去抽烟了,他以前老这样。你们不用管他,他一会自己就会回来了。说罢她悄悄地把陈果手上攥着的今晚不知道第几个酒瓶轻轻地放在一边,无奈地笑了笑。

 

有了苏沐橙发话,大家放下心来。包兴荣用胳膊肘顶了顶身旁的方锐,等对方转过头来,包子挠着头不好意思地说道,哎呀太嗨了,不小心把老大给忘记了。方锐猥琐地笑笑说瞧你那样,我可是二十四小时心系队长,早就发现他去上厕所了,问都不需要问。包子大呼哇天蝎座好可怕哦居然一直盯着人家,招来方锐的一个白眼。

 

气氛渐渐回到了开始的模样,一桌人又开始谈笑风生。

 

 

 

2

这是一个看不到星星的夜晚。

 

苏沐橙说的没错,叶修又溜出来抽烟了。她是了解叶修的,知道他一个人待惯了,其实不太习惯这些热闹的场合。身为庆功宴上话题主角的他,此时正背靠着饭店楼下一颗高高的梧桐躲开了人们的视线,手中烟头的一点火星在漆黑的道旁弱弱地闪着。看不清轮廓的身影在黑暗中长吸了一口烟,呼吸间烟雾从嘴中散开,让那张脸在夜色下显得更加模糊。

 

梧桐的枝叶在微风下沙沙作响。叶修低头看向自己夹着烟的手指,看到了那个不起眼的环状金属。

 

冠军戒指叶修从来就是不在意的。他关注的是荣耀,是胜利本身,而不是有些人拼命追求的身外之物。但是这一枚戒指对叶修来说有些不同。带有自然光泽的金属在一片白雾中一闪一闪,仿佛在提醒叶修这个戒指背后包含着的一切。出道早期的连冠巅峰,中后期的低迷困苦,近段时间的卷土重来,还有前几天那个标志性的,为人称道的三十七场连胜。

 

三十七。叶修默念着这个数字,垂下拿烟的手臂,用微操时的力度控制带着火星的烟头在空气中划出两个名字。他一笔一笔地写,一下一下地数,在画出最后的一笔之时勾了勾嘴角,抬手把烟塞回嘴里。五个字,刚好三十七笔画。

 

两个名字,一个故事。这是我们的故事。叶修心想。

 

右手边百步之外是一条热闹的商业街,左手边是西湖的方向,至于上林苑应该要直走。背后是热闹非凡的庆功宴,但叶修现在无暇顾及这些。他背靠梧桐来回扫视几眼,从外套口袋里掏出那只几乎不用的新手机,翻出通讯录。叶修的通讯录很短,曾被黄少天吐槽过短到掰着手指就能数过来,但叶修嘲讽回去说这通讯录我都嫌太长,有你一个人的号码就够我呛的了。想到这里叶修笑了一下,点开了苏沐橙的头像,开始打字。

 

想到了几分钟前走出门时听到魏琛说的话,又想到了这场三十七连胜,叶修更加确定了今天晚上要去那里的决定。他看似做事漫不经心,一副让人觉得什么都不在意的样子,却也有倔的时候,想到要做的事没人拦得住。十年前的离家出走便是一个最好的例子。

 

“先走一步,别担心,晚些回去。”

 

想了想,叶修又动动手指加了一句:“玩得开心”。

 

他把手机扔回口袋,裹紧外套,起身向左走去,一步一步消失在浓浓的夜色里。

 

 

 

3

H市晚上的风有些凉。叶修嘴里叼着烟,插着口袋慢慢地走在路上,任风把他很久没打理的头发吹得乱七八糟。现在正是七八点的光景,H市人们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路边各种店铺灯光璨璨地闪,照得叶修眯起了眼睛。

 

他抬头向前看去,道路两旁树木的繁茂枝叶向中间延伸交缠,被灯光编织出一番别样的现代感。银色霓虹大字在上方闪烁,告诉他他来到南山路了。叶修拿下嘴里的烟夹在手指间,捧起双手哈了口气。这里的空气和陌生的灯光开始让他觉得有点冷了。平常宅在家里不怎么出门,没有料到一条路在几年里变化竟会这么大。

 

在叶修的记忆里,南山路是另一副模样。

 

 

4

那是苏沐秋还在的时光。

 

其实叶修和苏沐秋两个人并不熟悉西湖周围一带。他们住的地方离西湖远,房租便宜些。他们身处这个城市却也极少去这里最受欢迎的地方。按照苏沐秋的说法,他们要赚钱养家糊口,忙着呢,没时间瞎逛。

 

叶修在一旁道你得了吧宅就宅还找借口。苏沐秋不服气地说你才是真宅,哥哥我热爱大自然,改天就抛下你带着沐橙投向自然的怀抱去。叶修笑笑说,我帮你赚了那么多钱,没了哥你怎么生活哟。

 

然后苏沐秋说,好啊,难道我这辈子还赖上你了不成。

 

叶修和苏沐秋天天过着窝在家里打游戏接生意的日子,午饭谁也懒得做,常常是两桶泡面直接解决。苏沐橙放学回来,当哥哥的就会去下厨,三个人围在矮小的小木桌边一起吃顿热乎乎的晚饭。晚饭时间似乎总会无限延长,苏沐橙总有说不完的趣事跟两个哥哥讲,从学校的八卦到前一天电视剧的走向。而两个哥哥总是能你一言我一语从一个话题扯开去十万八千里,然后再被苏沐橙硬生生将话题拉回到路边的野猫。

 

晚上苏沐橙会把一盆小小的绿萝从小木桌上搬到地上,擦干净桌面再摊上自己的作业,开着电视剧边看边做,两个男孩则转头回到游戏的世界里厮杀。两盏白炽灯在不大的房间的两端滋滋作响,电视剧台词和游戏音效混在一起意外的和谐。苏沐橙年纪小却很懂事,做作业的时候总是安安静静的,倒是苏沐秋和叶修两人时不时还会吵上两句。

 

哟,苏大大今天不行啊。这是叶修经常会说的一句话。

 

我靠不行你个毛线,别趁我研究装备的时候偷袭我啊。苏沐秋会紧盯着自己的屏幕头也不转地这样回敬过去。有时候还会加上一句,看我下次不认认真真把你干掉,输了你就别再叫我苏大大,鸡皮疙瘩都要掉一地了。叫我大名啊你。

 

苏沐橙对这样的对话太过熟悉了,直接可以猜到接下来叶修的反击。哦?苏大大倒是看看我们的胜负记录呀,这么有信心赢我?

 

每当叶修提到胜负记录的时候,苏沐秋一般都会比较想打架。虽说苏沐秋心里对叶修的实力是服气的,但这个年纪的男孩普遍好胜心强,更不要说两人都是不肯轻易罢休的性格,他不太好意思把自己对叶修的敬佩之情表现出来。

 

其实苏沐橙看得出来这一点。她做作业的时候一抬头就是自己哥哥的侧脸,哥哥有时候转过头去悄悄对着叶修操作惊叹的小表情在她眼里一览无余。

 

但是苏沐橙不说。这样的哥哥在她眼里有点小可爱,而且她相信叶修对哥哥的小心思也是心知肚明的。她不忍心戳穿,也没有必要戳穿。

 

在这间小小的屋子里,有很多像这样微妙的平衡都是从不会被打破的。

 

 

 

5

这样的时光一天天过去,三个人的日子倒也过得开心。在同龄孩子大都还待在父母身边的时候,小屋里的三个人已经开始精打细算独立持家了。只是三人为了生计,日子过得难免有些千篇一律,偶尔也会让人萌生出无聊感。

 

那是一个普通的夏日,苏沐橙放暑假在家,待在家里无所事事地快要长出蘑菇。那台老式电风扇在房间里吱呀吱呀地转着,两个男孩还像往常一样挤在电脑前手上不停的同时嘴上跑着火车。苏沐橙咬着五块钱一大把的廉价棒棒糖,坐在小木桌前用手臂支着脑袋,呆呆地看着两个哥哥闹。

 

苏沐秋边说着什么边给了叶修一个肘击。叶修马上抽了个空挡跳起来用力拍了一下苏沐秋的头,手上的操作倒一点没耽误。两人一来一往好几个回合都是叶修占到了便宜,苏沐秋气得要炸毛,打完手头的怪便退出界面起身来摇叶修。叶修被他摇得要散架似的,鼠标也拿不稳了,干脆也退出了游戏,转过身来面对苏沐秋快要碰上他的大眼睛。

 

干什么啊。叶修瞪大眼睛和苏沐秋四目相对,声音也听不出是高兴还是不高兴。苏大大别是打不过我还要换种方式来报仇啊。

 

叶修你别得意忘形啊,就凭你这细胳膊细腿要跟我打架还不是会输到哭着喊妈妈。我是想说,你不觉得我们该干点什么特别的吗,都暑假了。

 

苏沐橙听到哥哥的话一瞬间开心地呆毛都立起来了,心说自己有救了总算可以做点什么了。

 

什么啊,换个地方打游戏吗。叶修还是一副懒洋洋的样子,似乎没有什么游戏以外的事情可以让他提起兴致。他甚至没有兴趣去强调自己打架其实也不会差。

 

苏沐秋朝妹妹看了一眼,抓着叶修的肩膀说道,我们出去玩吧,带沐橙去郊游。我们住在H市却还没去过西湖呢,明天去看看呗。

 

听到此话的苏沐橙两眼发光,瞅了瞅叶修的表情,马上在他有任何机会反对之前跳起来叫道,好好好,郊游郊游,少数服从多数,不用投票了明天就走吧。宅惯了的叶修刚想张嘴说什么,看面前兄妹俩兴致勃勃的样子,伸手抹了抹额头上的汗,闭上嘴笑了,选择了举手妥协。

 

 

 

6

第二天,两个男孩放下了手头的工作,带着苏沐橙一起顶着烈日坐上了去西湖的公交车。

 

苏沐橙兴奋地戴上了哥哥在生日的时候送的太阳帽,长发在帽子后面飘呀飘的,在风里像一面黑色的小旗子。苏沐秋没忍住,偷偷凑到叶修耳边捂着小心脏说了声,哎哟我妹妹真可爱。叶修于是笑他妹控。

 

然后呢?

 

冷风又吹了过来,南山路上方镶满小灯泡的树冠剧烈地摇晃了起来,发出些许清脆的碰撞声。叶修将烟蒂丢进路边的垃圾桶,在马路旁缓缓蹲了下来。试图回忆起这些往事让叶修有些头疼。也许让他头疼的是这风。他这么想着,把手放到了太阳穴上。

 

然后他们就来到了他现在所在的这条路。

 

最初叶修想要回想的就只是关于这条路的事,可不知不觉想到了那么多来之前的事情。这些回忆像胶片电影一样闪过。他没有去找这些回忆,这些回忆先找上了他。

 

不用说他也知道原因,这是他记忆里最纯粹最美好的一段时光。

 

那时候的南山路,树上没有那么多挂在夜空里会闪的东西,树只是普普通通的树。高大挺拔,静静地守在两侧。那时候的湖边没有那么多为了招徕游客所做的装饰,那铺满树叶的街道的浪漫纯粹就以足够迷人。就以那时候叶修身边的朋友打游戏也没有那么多杂念,只是单纯出于心底的热爱。那时候……绿树洒下一片浓荫,蝉鸣一声声昭示着盛夏。三人在树下打打闹闹,走走停停,好不容易才来到湖边。

 

悦人的景致让三人心情都放松不少。眼前是碧波荡漾的湖水,身旁是柔情多姿的垂柳,头顶是一片晴空万里,缀以丝丝棉花糖似的白云和一掠而过的飞鸟。三人默默地面对西湖站着,那一刻仿佛时间静止。

 

叶修没有转头看,但可以感觉到苏沐秋随风轻摇的发丝和衣襟。接着,手背上传来一点温暖的触感。

 

苏沐秋握住了他的手。

 

BOOM.

 

那一瞬间,谁知道有多少东西闯进了叶修的脑袋。和苏沐秋一起经历的点点滴滴一股脑儿如烟花般在他脑内炸了开来。苏沐秋是他的游戏伙伴,是一起生活的挚友,然而此刻好像有点什么不同的感情在叶修心里萌芽抽枝,如周围的夏意一般肆意生长。携着热浪的微风拂过,将叶修心里的那点小心思融在这炎炎夏日的蝉鸣里。

 

叶修突然想到了苏沐秋在自己生日的时候做的面,在两人熬夜工作时端来的速溶咖啡,在自己生病时坐在床边削的苹果。他又想到了夜里辗转反侧时身旁让人安心的匀称呼吸,打闹时把自己按在地上却从不忍心动真格的那双胳膊,还有在难得想家的时候自然地搭在自己肩膀上的那只手。谁说少年不会忐忑,在毅然离家的那个夜晚,叶修想过了种种自己可能会遇到的未来,怀揣着一颗惴惴不安的心和有些害怕但绝对不可以回头的矛盾心情迈出了家门。他做好了一切一个人面对孤独和寒冷的心理准备,却没想到一脚踏进了这个简陋却温馨的小屋,跌入了这个人温暖的怀抱。

 

这和普通的友情一定有什么不同。那年十六岁的叶修这样想着,默默地把这份模糊的感情定义为了兄弟之情。叶修心说,我这辈子是离不开苏沐秋了。我要和他一起为这个家奋斗,我要实现他和沐橙的愿望,虽然我还不知道他们的愿望是什么。之后的路不管怎么样我都要和他一起走下去。虽然看不清未来,但是身边有这个人就够了。这家伙的陪伴真让人安心。

 

他回握了一下那个人的手,力道有些大。苏沐秋转过来坏笑一下,使劲捏了捏他。

 

结果这个牵手马上变成了针锋相对的手指游戏。两个人的双手紧紧握在一起,咬牙切齿地要把对方的拇指按下去。苏沐橙在旁边咯咯地笑,看谁快赢了就给谁加油。叶修一边拼命挣扎快要被苏沐秋按满三秒的手指嗷嗷叫着要反击,一边在心里暗暗窥探着未来。心跳有一些快,他想,第一次在未知中感受到了一丝确定性,有点让人期待。

 

我靠。刚刚还期待着未来的叶修喊道。

 

叶修的分神让他毫无悬念地输了。苏沐秋哈哈哈地笑。叶修揉揉酸痛的手指,抬头对比他略高一些的少年轻哼了一下,哥今天心情好,让你一下。

 

苏沐秋不理会他的狡辩,伸出手把他的头发揉得乱糟糟的,裂开嘴给了苏沐橙一个得意的笑容。沐橙,别听他的。记到胜负小本子上面去,你哥我快要追平记录了。

 

手指游戏也算,你还要不要脸啊。叶修一把扯下他的手就要去捏他的腰。苏沐秋的腰最怕痒,这个苏沐橙以前都一直不知道的弱点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叶修给发现了。两人又闹了起来。苏沐橙一手按住帽子伸了个懒腰,眯着眼睛说,真拿你们没办法,照这样一天都走不到我想去的地方。

 

两个男孩同时转过头来表示了一声不满,然后又同时转了回去,继续解决两人之间那不知道第几场的胜负恩怨。

 

 

 

7

叶修回想起这些的时候感到有些好笑。自己和苏沐秋那时候怎么就没法好好说话呢。两个人一说话就要互怼,都没什么正经的对话。他们都不擅长接直球,估计要是认认真真地说谢谢你和辛苦了他反而可以想象出那种尴尬。但是不管叶修和苏沐秋怎么打嘴炮,他们心里都很清楚对方想要表达的是什么。像苏沐橙说的一样,一切尽在不言之中。

 

这样真的挺好,是他们两个人最舒服的相处模式。离家出走能遇到一个会把自己带回家的人,叶修已经觉得自己上辈子是积德了,更别说这人性格还和自己如此契合,自己实在应该去买张彩票,不然浪费了这绝世好运气。

 

叶修笑了笑,站起身,缓缓朝着湖边走去。他伸进口袋探到了烟盒里最后一根烟,熟稔地摸出打火机想要点燃它,悬在半空的手突然停住了。

 

他突然想起来,好像苏沐秋是有认认真真和他说话过的。

 

那时叶修十八岁,他们第二次来西湖。

 

两人刚和嘉世签约的时候,他们生活费暂且有了保障,游戏里的活接得少了一些,荣耀第一赛季还要等到秋天,两个人便过了一阵清闲日子。那会仍是酷暑,苏沐橙留两个哥哥在家,和好姐妹出去玩了。苏沐秋闲着无聊又拉着叶修要再去一次西湖。他说,叶修你别整天光顾着打游戏,走走走走走我带你亲近自然去。

 

叶修迷迷糊糊就被苏沐秋带着骑上了家门口的小红车,高速骑行中迎面吹来的凉爽的风让叶修清醒了不少。他朝着前方苏沐秋骑车的背影喊了一声,苏大大你是不是有西湖情结啊,每年夏天都要来一次。苏沐秋飞快地转身回叶修一句,等会到了再和你说。叶修噢了一声,加快速度追了上去。

 

其实叶修对虽然宅,不喜欢外出,但对那个地方的印象却不赖,毕竟那次意外牵手的感觉还在他心中挥之不去。所以当他们再次并肩站在湖边的相顾无言的时候,叶修仿佛听到了自己心里的鼓声。

 

一下,两下。莫名的心跳加速让叶修有些受不了。

 

叶修啊。苏沐秋开口了。

 

干嘛。

 

我上次来的时候就觉得……这里挺好的。

 

嗯。叶修感觉自己的喉咙有些干涩。

 

真的好美,我死了以后想把骨灰撒在湖里。

 

啊?叶修懵逼了。

 

苏沐秋没管他,自顾自地说了下去。叶修你听说过海葬树葬风葬之类的吗,我第一次听说的时候就觉得真好啊,死后可以永远和自然融合在一起。虽然说二十岁都没到就开始思考死亡感觉有些奇怪,但是我总是喜欢想未来。我想着之后攒够钱了我们的小屋该怎么翻新,想着我们的战队以后是不是可以拿冠军,想着我们努力赚钱以后沐橙的生活会变得多好,然后很自然地就想到了,这一切的奋斗之后都会有一个尽头。别看我们现在这样很不容易地和生活做着斗争,签约以来更加看出可以掌控它的迹象,但我们是敌不过时间的啊。

 

叶修转过头来看着他,他仍然没有从湖面上移开视线。

 

我和沐橙从小在孤儿院长大,苏沐秋缓缓说道,当时我们去过的最好看的地方是孤儿院对面的公园。沐橙喜欢那里的花,我就偷偷带她溜出去。她那么喜欢孤儿院外面的一切,对着公园里的花花草草,路边流浪的小猫小狗,她都能跟它们说好久的话,所以当时我唯一的愿望就是要带着沐橙去看看这个世界。离开孤儿院以后我们的日子也就这样凑合,我没法带她坐飞机去更远的地方,这里便是我能给她的最美的景色了。

 

叶修似乎听到他的声音哽咽了一下。

 

你相信吗,其实我也想过放弃。生活艰难的时候可多着了,有好几次我都差点要低头就范。但是每每看到沐橙那么喜欢这个世界,我就觉得什么苦都算不上了,可以咬牙再坚持好久。那时候我的世界就只有沐橙一个人,我拼了命般地想让她过得开心,好像那就是我生命的全部意义。而你来了之后我的世界变了。有这样一个人在身边世界真的会变的,不信你试试。我现在是在为了你们两个人而活,也是在为了我自己而活。

 

他终于转过头来,看着叶修睁大了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道:叶修,现在你们俩就是我的世界。我很爱这个世界,我不舍得离开。我上次来的时候就在想,我要是真的走了,就把我的一小部分留在这里吧。H市有我们的家,我可以留在这里继续看着沐橙。你别走吧,你要是不去别处的话我也可以看到你。我哪儿也不去,就在这里,看着我的世界。

 

苏沐秋仰起头,望着天空的飞鸟逐渐远去。

 

叶修第一次见到这样的苏沐秋。平常那个永远嬉皮笑脸又温柔阳光的哥哥形象和现在眼前的仿佛不是同一个人。他张了张嘴,竟然说不出一句话。

 

叶修……苏沐秋眨眨眼睛,似乎还想再说什么。叶修一把拽过他的手臂,结结实实地抱住了他。

 

 

 

8

时间好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苏沐秋的手臂垂在两侧有些不自然地晃动了一下,不知道该做什么。叶修松开了他。

 

过了半天,叶修从嘴里吐出一句,你怎么就知道你会先走,我整天抽烟我才会是先走的那个吧。

 

还有,这些东西以后别自己一个人扛了。

 

苏沐秋笑了,拍拍叶修的肩膀。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那些小心思。你才是什么事都自己扛的那个人吧。怎么,愿不愿意和我分享一下。

 

过了一会,他又说,算了,你不用说我也懂,就别说了吧。你给我开心点,这几天晚上睡不着别一个人出去抽烟了。我知道你压力大,第一次比赛前谁压力不大。我们都睡一张床的好哥们了,你有时候也稍微依赖我一下呗。我可以帮上忙的。

 

嗯。

 

那就走吧。

 

嗯。

 

两个人走在那条上回走过一遍的路上,谁都没有再说话。有那么一瞬间,两个人都觉得自己今天ooc了。

 

还是苏沐秋打破了沉默。

 

苏沐秋说,叶修,你以后少抽点烟吧,我还是比较想先下湖里去看着你。要是我在天有灵没准还可以来你家吓你一下,哈哈哈哈。叶修你怕鬼吗,我赌一根冰棍你其实怕鬼。

 

要怕鬼也是苏大大你更怕鬼,也不看看上次我们半夜看咒怨的时候是谁吓得喊妹妹的。叶修想也没想就毫不留情地嘲讽了回去。

 

我那时怕沐橙吓着。我是哥哥,得保护她,你不知道吗。

 

沐橙根本就没跟我们一起看,你就装吧。

 

两个人又开始满嘴跑起了火车。结果后来苏沐秋还是去路旁买了两根冰棍(付钱的时候他对叶修说,这不是赌注,是你欠着我的,下次记得还),两个人一边吃一边继续有一搭没一搭地东拉西扯。那天热,高温下两人的身影似乎都模糊了边缘。回家的路上两人难得的没说多少话,各自心里都在想着些什么。

 

叶修想,苏大大你滚,这就是赌注。

 

叶修想,我们还有很多个这样的夏日。

 

叶修想,今后的日子我会和身边这个人一起承担。

 

叶修还想,我会比他先走,他一定可以活得比我久。

 

但是为了陪他活得久一点,我就勉为其难地努力一下吧。

 

从那天起,叶修开始尝试戒烟了。

 

 

9

苏沐秋最终没有像他自己说的那样敌不过时间。他最终败给了命运。

 

车祸之后,他没有如愿躺在湖底看着苏沐橙和叶修,而是静静地长眠在了南山公墓。和之后几次的淡然不同,第一次站在那块小小的石头前,苏沐橙扑在叶修怀里哭红了眼,叶修的鼻子也酸了很久。苏沐橙流着泪小声说哥你回来,你回来,你还没有跟叶修一起赢冠军呢,怎么可以走。苏沐橙又说,天太热家里那盆绿萝枯了,你回来救救它吧。这个家没有你就不是家了。

 

说着说着,苏沐橙又是一阵酸楚涌上心头,一会便没了声儿。

 

叶修从口袋里伸出没拿烟的那只手轻轻摸了摸她的脑袋。他看着墓碑上那张朝他微笑的照片,什么也没说,只是一口一口狠狠地吸着烟,像是不要肺了似的。

 

一阵风吹过,这片土地上没有一块石头回应。

 

 

其实叶修当时在火化之后要来了一小瓶苏沐秋骨灰带在身边。拿了冠军的第二天,叶修就带着那个小玻璃瓶独自去了西湖。他还记得第一次去那里是三个人一起,第二次是两个人。而这一次,只有他一个人。

 

他什么都没有说,打开玻璃瓶的瓶塞,走向湖边手就一挥。灰白的粉末在空中飘散开来,在阳光下宛如晶莹的浮尘。它们轻轻落在湖面上,随水波摇摆着漂向湖心。

 

说来奇怪,叶修在离家出走的时候觉得自己长大了不少,但在苏沐秋离开以后,他才真正意识到成长的含义,领悟了面对这两个字的分量。叶修开始真实地体会到苏沐秋当时所说的一些话的含义,他嘴上嘲讽依旧,看这个世界的眼神却变了。苏沐橙说,那眼神有时候会让她错以为哥哥还在。

 

叶修去了嘉世从不和人交心,他把自己内心深处的东西都深深的藏了起来,因为总有一个声音在对他说,这些事情是要和那个人一起承担的。叶修把手放在心脏上告诉自己那个人还在那里,他没有必要和别人说。

 

于是他就再也没有和人说过。

 

每天训练很苦,和队员打好关系很难,生活的确没有给人们好脸色看,但是叶修每每想到苏沐秋都会觉得未来明朗起来。他曾以为自己经历过孤独,但他没有。


叶修蹲在湖边望了一会渐渐远去的苏沐秋,起身朝嘉世的方向走去。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他要肩负着两个人的梦想一个人走下去。

 

 

 

 

10

此时理应是夏天的尾巴,H市却提前入了秋,叶修静静地站在湖边望着湖面出神。烟和打火机已经被他放回了口袋里,他伸出手,缓缓地摘下了那枚冠军戒指。戒指脱手的那刻叶修的手指有点疼。他很快把小小的金属环握在手心里。

 

身旁都是熟悉的景色。一年夏天苏沐秋在这里握住了叶修的手,另一年夏天叶修在这里抱住了苏沐秋。之后叶修经历了身处巅峰的夏天,也走过了跌入谷底的夏天,但是再也没有两人一起看湖的夏天。在那一个又一个夏天里,叶修在荣耀里披荆斩棘,不负众望闯出了一片流光盛世,教众人好不惊艳。

 

他想,现在是时候回来见他十年以来独自面对的力量源泉了。

 

苏大大,这几年过得怎么样呀。叶修开口轻声说道。夏天快过完了。

 

我们都很好。沐橙把你的沐雨橙风用得可厉害,你怕是要输给自己的亲妹妹啦。我现在霸占了你的小号君莫笑,但先别生气,哥可是用这个散人号给你拿了冠军回来。三十七连胜呢,体会一下我无敌是多么寂寞的感受吧,有时候你不在我都觉得找不到对手。

 

开玩笑的,现在联盟有前途的选手很多,我其实打算退役了,玩够了,想回家了。

 

沐秋,天凉了,回家吧,我和沐橙等你。你也别再劝我戒烟了。这些年沐橙老是偷偷把我的烟藏起来,一看就是那时候和你学坏的。你们兄妹俩啊都是一个样,私底下对我好,嘴上又从来不说,以为我不知道?但是跟你说你别不信,现在我抽一口烟,烟雾缭绕之间看到的,全是你带着笑意的眉眼。想要我戒烟是不可能了,除非你想要哥戒掉你。

 

叶修望着湖中心摇曳的小船,交叉起双手接着说道,十年过得很快,没有你,一晃就过去了。现在我和沐橙都赚了很多钱,不需要你再那样替我们精打细算了。当然,我还是不露脸,沐橙赚得比较多。

 

你回来吧,我们在西湖边买套大房子,不用再挤原来那个小屋子了。你也别担心各种家电的问题了,以前修电器你还差点从凳子上摔下来。有事情你总是自己一个人解决,让我和沐橙一百个放心。但现在你不用这么累了。

 

你累了这么多年,现在换哥来养你。

 

叶修俯下身,张开手指,那枚亮闪闪的冠军戒指正安静地躺在他的手心。

 

魏琛刚在说人生这一辈子短着呢,这话我不能更同意。但是之前觉得你败给了命运是我错了。苏大大,你是不会输的。你赢了游戏,赢了生活,还赢了我。之后那一段路我帮你走了,但这枚冠军戒指理应属于你。

 

这是我们的荣耀。

 

叶修一翻手背,手心里那个热乎乎的戒指便在黑暗中一闪,滑进水里后不见了踪影。

 



苏沐秋你看到了吗,哥为你打出的天下。

 

End.

 





 


本来是想作为给叶神的生贺的没想到提早肝完了

大考期间写的可能有bug,欢迎捉虫,之后应该还会再修,希望看的开心^^

文笔写不出我对他们万分之一的爱